Tuesday, 25 January 2011

〈退潮〉

斷裂之後。

或許現在時間與空間所拉開的距離,能夠讓傷痛被慢慢地撫平,
只是離療癒還有段時間,
像個水閥啊,稍稍轉動了些,卻因壓力再也難以關上。
而我盡力緩緩地走回來。

〈邊緣〉

(the) fringe:
the outer, marginal, or extreme part of an area, group, or sphere of activity
the unconventional, extreme, or marginal wing of a group or sphere of activity

昨晚我鼓起勇氣走了出去。
The Fringe,這間學校中享受各種Rock, Metal和Alternative的社團。
我很享受聽音樂時用力搖頭、全心投入的感覺。
在台灣,我有一群朋友玩音樂,大家喜好的音樂非常廣泛;我的口味則偏重。
其實認識我的人到後來就會知道,不管哪方面我的口味都還滿重的。

〈言罪〉

這事情都已經過了快一個月了,哪知道還會再提起。

Y說:「其實那天後來,我有罪惡感。」
「是喔?!為什麼?」
「因為我喜歡的那個女生,當初是因為前男友劈腿才分手的。
「我覺得我好像不應該這樣。」

喔。
說實話這到底干我屁事, 當初約的人可不是我。

你。

我們就這樣走著,走到了湖邊,
你一如以往發出奇怪的叫聲,看著湖邊的鴨啊、鵝啊,
夜晚安安靜靜,任何輕小的聲響都放得大,
好像針掉進水中也會發出聲。

18:37

失神地拿起手邊的筆,畫橫線、畫直線,
來回塗鴉,畫橫線,橫線、橫線,然後直線、直線,
來回上下,直的,左右:橫的。加重筆觸,
藍色、深藍色、幾乎壓破紙的油性墨水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