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16 February 2011

〈自剖〉

剛從一個音樂會回來,我想測試自己在茫的情況下寫出來的文字,會是什麼樣子。
也不過就是自己在房間內,熱巧克力與藍姆酒不成比例…


有人說,得到的比失去的重要。
我在想,在某些層面上所失去的,能夠換到另一層面的擁有。
所以在遙遠的另一個時區中生活,物質上我與朋友的距離拉開了,但精神上他們的美好加倍。
J想出了個絕招,打賭五十英鎊,
兩週內我不能回應他任何訊息,見面了只能打招呼,對方攀談就得藉故離開。
為了錢我撐過了四天,仍在繼續努力。
雖然我覺得不回應很沒禮貌,也覺得自己這樣做很過分,因此有了罪惡感;
可是一段關係,無論是什麼樣的關係,都是靠彼此的付出跟努力建立起來的,
如果對方沒有做到,那只好也讓他了解被忽視的感受。
好朋友們不斷地提醒我這個關鍵,還有我的五十英鎊啊…
所以如果你有一位摩羯座的朋友,有事情無法下定決心,這個方法可能有點作用。
過去兩個月來,古典音樂再次被帶進我的生活,
目前最美好的莫過於巴哈的Goldberg Variations,當初是為了娛樂失眠的人而作。
今晚的音樂會就是演奏這個組曲,但可惜我的耳朵已經被Glenn Gould的版本寵壞。
而過去幾個月來,我一直在試著「控制」自己的情感,
對於攝影、人、關係、旅行、自然、邏輯、思考、文字與創作的情感。
身為我自己,要不表現或不失控於情感實在很困難,
我仍舊覺得這一生我只活這一次,放棄機會與快樂實在可惜;
但偶爾放慢腳步,通常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,也更加珍惜。
當我帶著些許恐懼與不安地問J說:「你覺得我現在的相片到底是拍得怎樣?」
他回覆的大概意思是,不錯,有sense那類的。
我還是在不斷地問自己,有沒有別的視角跟可能?
與每個人相處、與團體間的關係,我處理得如何呢?
為什麼以往享受旅途的我,這次急著「逃」回來呢?
走著放慢腳步,聞一聞葉片的味道、看著湛藍的天空映在湖水中,我有多珍惜這些呢?
如何才能夠分析、挑戰某個看似嚴謹的推論,並對它提問?
訓練自己不斷地思考各種議題,擁有自己獨特、批判的看法?
怎麼掌控(master)我的語言與文字,不但能夠表達到位,還能夠詼諧地表達幽默或諷刺?
終於知道一個用粉蠟筆畫畫的方法,怎樣才能用顏色表達感受?
還有已經拋掉書本兩個禮拜了,該怎麼撿回來?(笑)
熱情啊,我想到了這個詞。
如果有熱情,對生命跟生活中所覺得重要的事物有熱情,
就有繼續下去的動力,有進步的動力;
接著這股力量應會不斷地推動自己,往更高或更深的地方鑽研。
我從來不敢想像某天某部分的我會發展出什麼專業,
但我的確希望這可能性還存在著。
這些情感、熱情都是推動著生命的慾望,
想要得到更多的慾望、佔有能力的慾望。
我希望有一天,我能夠把我的生命呈現在你的面前;
一個擁有不同光輝與力量的生命。
到時我不必再渴求著你喜歡上我(因為我沒有勇氣說「愛」),
而是你或許會被真誠又直接的我吸引。
關於情人節、與情人的關係、慾望,還有資本主義與消費文化,有沒有人有興趣來討論一下呢?:P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