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25 January 2011

〈言罪〉

這事情都已經過了快一個月了,哪知道還會再提起。

Y說:「其實那天後來,我有罪惡感。」
「是喔?!為什麼?」
「因為我喜歡的那個女生,當初是因為前男友劈腿才分手的。
「我覺得我好像不應該這樣。」

喔。
說實話這到底干我屁事, 當初約的人可不是我。

某天,我和Y約在捷運站,走向旅館的路上邊聊天,
(聊天的)興致高到兩人竟然走過頭。

「休息。」

進房後我就進了浴室,脫光衣服,沖澡。
陽光曬得我滿身是汗,希望沐浴乳可以讓我的身體好聞一點,
也把一身的黏膩給沖掉。
要是我可以把我的心跟肺也挖出來沖一沖就好了?

我沖水時Y在看電視;
我走出浴室時他看著我,身上裹著一條浴巾,
把衣服丟到角落的椅子上,把自己丟到床上靠著床頭。
我們交換了動作,但他出浴室時我還盯著Animal Planet。


他坐上床,瞄了一下電視,又轉頭看我;
伸手用指尖滑過我的皮膚,左手臂、肩膀、鎖骨,往下一點,
在胸口前,他把我身上的浴巾解開。

「我跟男人,與跟女人不太一樣。
「跟男人,我喜歡被動,喜歡被綁住,喜歡被矇著眼睛,
「喜歡男人用力,喜歡被壓制住的疼痛,喜歡身上手臂上的瘀青。
「跟女人,我比較主動一點…」
「妳很喜歡佔領女生那種感覺吧」
「或許吧?」

手繼續移動,劃過我的乳房,看我除了輕輕呻吟之外不為所動,
他輕推我的下巴,面對著他的臉:
你要的是什麼?


你要的是什麼?
性。
我的性不能沒有感情。

「我有一次差點對一個女同學下手,大學去流浪的時候寄住他房間。
「晚上他跟我肩並肩睡,真的有點受不了…
「有衝動想要翻個身,試探性地先抱住他,如果他沒反抗…
「就把他的臉輕輕轉過來面對我,吻他的嘴唇,舔他的舌頭,
「手撫上他的乳房,輕輕按摩,所有的動作都試著溫柔到讓他融化。
「在他的耳朵邊吐氣,故意慢慢劃過頸部、鎖骨,劃過他的腰,
「緊緊地抱住他的臀部,貼著我的身體,用我的腿把他的夾住…
「手再探下去,沾濕,然後按摩他的陰蒂…」

吻我,舌吻,舔過我的鎖骨邊緣,經過我的乳溝,
輕咬我的乳房,在我的乳頭上畫圈,
抱著我,握住我的乳房,撫過我的腰,抓著我的臀部,壓住我的大腿,
用手掌固定我的脖子,看著我,吻我,
好濕,
揉著陰蒂,輕啄側頸,手指進出,進入,往上按摩,
啊…呻吟著,拱起腰,抬起頭,喘氣,呻吟…

「一瓶Brandy,一瓶Whisky,一瓶Tequila,一瓶Vodka;
「在朋友家,四個人邊玩牌邊殺酒,喝完再追加四大瓶啤酒…
「隔天醒來連宿醉都沒有;上禮拜卻差點被啤酒灌醉…
「喔我應該要說我想要他的,我早在心中想了無數次了,
「抱著我,把我推向牆壁,吻我,用陰莖插入,吻我…
用力,再用力一些,咬我,吸吮直到紅紫色,留下來,
將我轉身,摟著我的腰,從後方,進入,插進,碰撞我,
用力抓住我的手腕,抓住我的肩膀,給我…

我側躺在床上,陷進了又大又軟的枕頭中;頭髮微濕,散亂在我的臉上。
他抱著我,再摸摸我的臉頰,看我,我瞇著眼喘氣。

我們一起去吃了午餐,
在車站說再見,各自回到原來沒什麼交集的生活。



「高潮之後有了罪惡感。」
說到罪惡感這種事情,我踩到貓尾巴還比較罪惡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